人貴自知

[黃葉]我家的小孩才沒有這麼可愛

梗來自@神說要有光 君。改一些贅字重發。
大葉神小黃少,大黑松小倆口(廣告退散



「不作死就不會死啊。」路過的魏琛看著葉修一臉談人生的深沈。
「說得是,還不把你家妖孽收了?」大筆一揮就把責任歸屬輕巧轉嫁的葉修卻是一臉生無可戀,誰值了一整夜班卻不能躺平休息會有好臉色。

他口中的妖孽這會兒正給身上騰騰騰散發母性光輝的老闆娘從頭到腳的關愛著呢。
「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點餅乾糖果?」
「不要,要葉修。」扁嘴。
「還是想要出去玩?公園裡有盪鞦韆跟溜滑梯噢。」
「不要,要葉修。」鼓起臉頰。
「還是姐姐陪你玩?想要玩什麼?」
「不要,要葉修。」這下連眼睛都紅了。

陳果長嘆一口氣,表示她招已用老,對拯救自家員工的睡眠也仁至義盡。雖然眼前白嫩可愛的小孩逗起來是很上癮,但她也沒有忘記這位可是藍雨的堂堂劍聖啊,機會主義者的作風明晾著,雖然眼前不知為何變回孩子模樣,誰知道日後會不會因此為今日種種記上一筆,她可是背著柔弱新生戰隊的小老闆啊各種惹不起,若把小孩顧安穩了卻是讓藍雨妥妥的欠了興欣一次。
……各種考量下只能犧牲己方人員一名,明天補他一整天帶薪假好了。

那廂葉修還不知道自己在老闆娘難得打一回算盤中劃為祭品地位,審度大局後忍著哈欠招手喚人:「包子。」
「老大啥事?」
「造飛機會嗎?獅子座飛機。」他指了指正睜大眼滴溜溜望過來的小黃少天。

三分鐘不到葉修就明白自己抽空小睡的盤算只能幻滅,小傢伙一被包子扛上肩竟然就大哭起來,小孩嚎啕中夾著包子唱著獅子座流星雨的歌聲加成效果更是讓他覺得被扒得裡外只剩一層血皮。
指示著包子把黃少天放下,他支著膝蓋站起身,覺得自己急需來根續命菸。
「葉修葉修我想要吃上次那種脆脆的餅乾還有水果味的軟糖,還要去坐飛高高的盪鞦韆,葉修葉修你陪我玩嘛好嘛好嘛你不要越走越快我跟不上哎……!」
不自覺加快的逃生腳步馬上就被遠方密切關注的陳果阻止了:「幹嘛欺負小孩,你也是小朋友嗎?把菸拿來不準抽!」
這就是天要亡我啊的節奏啊,葉修覺得心累。

「真的陪我玩不逃跑了嗎?」停下腳步,他看面前小孩眼睛還含著兩泡眼淚,小小的手在過長的藍雨隊服袖子裡掙扎一陣才好容易拽住自己的衣角,臉頰紅撲撲的,黃少天可憐兮兮的樣子著實罕見,雖然是個縮小版的。
……說實話模樣是挺可愛的,但是多話的本事果然是與生俱來得讓人頭疼啊。
「嗯。」不提這荏,老闆娘正看著呢。

然後小孩就笑得跟記憶中PK連勝同等燦爛,「說好了噢。」。
從那笑容中隱約可辨識的順勢而為痕跡就放過不提了吧,葉修終於投降一樣屈身舒臂攬住他。

「嗯。答應你。」


END


「帶孩子功力不錯啊。」魏琛看著葉修拍哄小孩安睡的手勢取笑。
「那是,我跟葉秋小時候可是互相推對方搖籃長大的。」臉不紅氣不喘的隨口扯皮是生活調劑唉。
今天,全職保父也妥妥的守護著小孩~

趁午休趕一下文。
其實我萌完只想這樣帶著葉秋玩(葉秋表示那是在搶被子好嗎
@神說要有光 君的黃葉太萌,我偷偷不自量力的借梗來奔放一下,可愛的部分是她的貢獻,奇怪的地方請怪我力有未逮,有蟲請掐,下手輕拍。
總有一天會像彌勒手上的風穴一樣被自己的腦洞反噬嗚嗚嗚。(躺

 
2014-05-18
/  标签: 黃葉
2
   
评论(2)
热度(35)
腦洞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