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貴自知

第二人生

*接葉神生賀的小段子
*親情向


如今葉秋已經想不起來彼時兄弟兩人並肩同行的日子是怎樣情狀。
那些童年的笑語嬉戲就像是上輩子一樣遙遠。
當下發現收拾行囊被拐帶消失的遺憾失落不可能抹滅,倒在日復一日的常軌進行裡確認了一件事。
葉修,他的雙胞哥哥,這麼一走竟是不可能輕易回頭了。
那時自己是懷抱離家闖蕩的夢想,卻從來對於回家作為終點這件事確信不疑。
那個不聲不響出走的人又是怎麼想的?

就這麼懷抱問不出口的疑問,他繼續讀書,考上家裡面肯定的學府,一方面也跟著見習家裡企業經營相關的知識,不久在某次會議上發表了意見之後,連股東大佬們都拍著他的肩為他的能力預言錦繡前程。
分去了大半時間學習,他也不忘給自己調節娛樂的喘息。
那一陣子葉秋簡直忙到要忘記自己有兄弟這件事。

直到葉修返家向他討借身份證的時候,他才恍然驚覺自己已經多久沒有關注眼前人,一面卻又要做出恨恨的表情企圖誆騙對方一點歉疚的眼淚。
即使他們彼此都心知肚明那只會是鱷魚的眼淚。
在對方插科打諢的間隙裡,葉秋突然醒覺,還是不一樣了。
儘管他們都對於自己所願認定的傾注全力,是以在各自專場總能大放異彩。
故而他們再也回不去過往一人說了半句,另一人即刻可接下去的日子。

是以後來他總年復一年的要求葉修回家,纏得連總裁架子都不顧。
葉秋在葉修的面前只是弟弟,他也只希望對方永遠都用促狹的目光漫不經心的回應,如往常不改 。
有時他又想,頂著相似的樣貌與思緒,葉修這樣生活或許就像他的第二人生。
他替自己活出了不能想像的燦爛冒險,而自己替他看守著回頭的位置。

他會回來的。他要回來的。
葉秋不能確定對方的答應要等待多久,最終那只是時間的問題,答案卻轉成篤定。

有一天他接到陌生號碼的來電,在一片嘈雜聲中他仍可輕易辨認跟自己一樣的聲線:「今天中午的飛機,不要放哥鴿子啊。」
「混帳哥哥,到時順路一起去挑個蛋糕啊。」
「知道了。忘記你的生日也還是會記得自己的。」
翻著白眼掛上電話,葉秋迅速盤算著今天就自主放假以及怎麼開個慶祝對方又奪冠的行程。
歡迎回家。
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12)
腦洞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