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貴自知

【叶修中心】下雪了

看哭我了。葉神就是這樣的。
(顯示:此文太美說不出更好的讚美)

渔夫和他的灵魂:

祝叶修大大生日快乐!




这篇文设定来自《人形电脑天使心》,算是拙劣的致敬之作www


叶果友情向。








下雪了


 


 


 


陈果是在一个下雪的晚上捡到的叶修。


 


当时这台人形电脑在零下好几度的冬天里只穿着破破烂烂的衬衫和长裤,闭着眼睛,皮肤白得可怕,头发看上去脏兮兮的,不知道是因为被扔在垃圾箱旁边还是真的很久没打理过,耳朵和人类的一模一样,而不是常见的可以插电源的突出三角形。


唯一可以证明他并非人类的特征就是裸露的胸口处密密麻麻的电路板。


 


陈果把垃圾放在他旁边,侧过脸仔细看了看电脑的脸,不像是现在这些越做越精致的型号,相貌只能算是普通偏上而已。胸口的人造皮肤破了这么大的一个窟窿,真不知道他的主人到底拿他去做了什么疯狂的事情。


可她正准备离开时,突然听见一个虚弱嘶哑的声音:


 


“能不能帮个忙?”


 


陈果回头一看,那台电脑半张着嘴唇,虽然没睁开眼,但显然这话就是他说的。居然不是彻底坏了,陈果有点惊讶,那怎么会被扔到这儿来的?


“你说吧,”她挺好心,“不是什么大忙我就帮了。”


“帮我点根烟行吗,”电脑说,“我动不了了,烟和火都在身后裤子口袋里。”


陈果一阵无语,你都这样了还想着抽烟呢!可看着这人别无所求的样子,她忽然又有点拿他没辙,“要不要去屋里抽?别在这儿躺着了,怪冷的……”她说完才想起来对方是台电脑,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电脑却笑了,嘴角裂开的动作十分艰难,“多谢了,那你扶我一把?”


 


陈果把他搬到自家小饭馆里去,给他充起电之后电脑的状态才好了一点。


——顺便一提电源插口在肚脐上,陈果帮他插电源的时候忍不住吐槽对方的身体做得实在很逼真,居然连小肚腩都有。


电脑叼着烟靠在椅子上,烟雾从他左右两只耳朵里袅袅地飘了出来。


“……你就这么抽烟?”陈果很无奈,“有意思吗?”


“精神满足,”电脑说,“做人……做电脑总得有点爱好是不是?我有专业的烟雾过滤装置,保证不造成污染。”


陈果决定不跟他扯淡,主动报完自己的名字又问他叫什么,电脑笑笑,“我叫叶修,你是这儿的老板娘吧?招人干活儿吗?我什么都能干。”


 


陈果家的饭馆已经有十来年的历史了,在这十来年间,战争结束,战时使用的高精尖型号人形电脑也逐渐普及,变得平常化、生活化,但陈果依然不愿意在自家小饭馆里使用这些人形机器,她还是更喜欢人类,脑袋里没有程序和芯片,工作从不完美无缺,甚至偶尔有点笨拙——即便招聘人类员工会让她多付百分之五十的工资。


她爸爸在世的时候倒是一直想要一台男性人形电脑,说是自己抽烟太寂寞,女儿管得也太严,要是能有台会抽烟的电脑陪他那可就太好了。但当时的技术还远远不能满足她爸爸这个小小的需求,现在科技进步,老人却已经没有机会见到了。


陈果独自经营这家小饭馆已有两年,今年冬天还是第一次见到雪,她怕路上滑,早早打烊放员工回了家。之后从厨房摸了点东西充当晚饭,她去后巷扔饭盒时,就看见了叶修。


 


叶修朝她疲惫地微笑,陈果就顿时心软得什么原则都忘了。


“就端端盘子上上菜,你能干吧?”她想了想,补充道,“……你应该是没地方住?我可以提供你食宿——我的意思是提供充电,工资你看怎么结比较合适?”


“随便给点,”叶修举起烟,“够我买烟就行。”


——陈果觉得自己的同情心真是给多了。她把叶修扶到阁楼的小隔间里,叶修打量了一下这个有床有窗的小地方,表示对于电脑来说是个豪华套间——毕竟电脑没有睡觉和看风景的需要。


“我去给你找两件衣服,我爸剩下的,”陈果看着他,欲言又止道:“你这里……”她指了指胸口,“怎么办?”


叶修耸耸肩,“没事,去维修中心补一块人造皮肤就行。”


陈果还想问他是怎么伤的,以及他为什么会被扔掉,这台电脑胸腔里的芯片看起来历史悠久,但系统和智能却又已经达到了陈果所能见到的最先进的型号——她最后结结实实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并不想去干扰对方的生活。


 


第二天叶修晃悠着从阁楼上下来,陈果递给他一件红色的制服外套,可对方穿上之后也没有个服务生的样子,总觉得好像有点颓废似的。


“你就不能精神点儿?”陈果说。


叶修努力挺直了腰板,“这样如何?——哎哟我都快报废了,老板娘你就不要摧残我了行吗?”


陈果一瞪眼睛:“你快报废了?我才不信!”她指了指饭馆里一个老人身边坐着的年轻女孩样子的电脑说,“那才叫快报废的电脑。”


那台电脑只能算是徒有人形,眼睛没有神采,说话只有几个句子,坐在慢吞吞吃着早餐的老太太旁边一动不动。一看就能知道这是老旧机型改造的老人机,机能不多,操作简单,只是充当伴侣和代替儿女的一个符号而已。


——相比起来,还带了个莫名其妙的烟雾过滤装置的叶修简直是高精尖科技的产物。


叶修耸耸肩道,“好吧,我努力多坚持几天。”


陈果一挥手,叶修就老实地开始了他的工作时间。他和外表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不同,手脚不慢,而且灵活得很,陈果看着他双手端五个盘子还能走得稳稳当当,真是不知道该夸他还是骂他。


“陈姐,”一个打工的小姑娘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又招人了?”


陈果一愣:“没招人啊!”她忽然自己反应过来,“哦,你说叶修?他是电脑,我昨天扔垃圾时捡回来的,他没地方去,我收留他几天。”


小姑娘眨眨眼睛:“陈姐运气真好,能捡到这么厉害的电脑……我们家只有一台20厘米的人形机,我妈还不许我多跟她玩。明明我都上大学了,班里好多人都带着电脑上课呢!”


陈果摸摸她的脑袋,“多挣钱,咱们自己买台好的!”


但就算这样宽慰着别人,陈果自己还是放不下心来。不远处叶修把一碟小菜放到那位老人面前,动作轻巧而随性,完全看不出任何机器应有的精确和高效。老人默默点点头,旁边的电脑眼睛闪烁一下,发出一声甜美的“谢谢”。


她真的想象不到叶修的过去。


 


电脑女孩扶着老人颤巍巍地走出店门时,叶修停下来,盯着两人的背影看了半天。


 


陈果店里人并不多,几个服务生,几个厨师,她自己管管账,反正人流不算太大,她觉得这样经营下去也不错。


叶修来了没几天就跟大家都混熟了,这人——这电脑说话有趣,虽然有时候讨打了一点,但这也无伤大雅,休息时和他聊上一会儿天,总能让人心情变得愉快几分。上个月刚来的厨师小哥连谈女朋友的问题都要找叶修参详,陈果有些哭笑不得——他一个电脑,还能有过多少恋爱经验怎么的?


“我确实没谈过恋爱,”叶修平静地一摊手,“但这里,”他指一下自己的脑袋,“网络上资料多得是,对不对?”


陈果表示她又忘了叶修这厮的身份……


叶修给厨师小李找了不少恋爱秘籍约会指南,从最佳十个约会地点到穿什么见女孩才能成功提高印象分,从叶修嘴里说出来的感觉比在普通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效果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小李听完,又扭捏地问能不能查查他俩的速配指数。


陈果戳着他的脑门笑得不行,“你也二十七八了,春心萌动得有点晚啊?”


叶修也笑,问小李有没有对方详细点的长相描述或者性格资料,小李兴致勃勃地讲了和女朋友之前的粉红生活趣事——目前单身的陈老板忧郁地捂住了眼睛——然后他拿出钱包,夹层里是女朋友露齿微笑的照片。


叶修从上到下扫过一遍,接着目光停住,在庞大的网络资讯海洋中翻检起来。


这是陈果第一次看他联网,她虽然心里明白叶修是台电脑,但对方实在是太像人类了,除了偶尔看见他肚子上插着电源一脸满足地充电,她几乎不能意识到这个“人”身体里住满了线路板和劈啪作响的电流。


“何雨……”


叶修忽然变了调子,这是纯粹机械式的声音,毫无温度,毫无情感。


“你女朋友?”陈果皱着眉头问小李,对方点点头,陈果心想从照片搜到对方的名字也不算是太过分,信息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半分钟后,叶修闭上了眼睛。


“不好意思,小李,真人速配不怎么容易查,我型号太旧,跟不上了,”他声音隐约地有些疲惫,“但我猜,她应该很喜欢你。”


最后他还不忘给小李发卡:“你人这么好,她肯定喜欢你。”


 


陈果把他拖到楼上,给他插上插头,想了半天,最后递过去一杯润滑机油。


“……”叶修噎了一下,“老板娘你要害死我吗?”


“你不用这个?”陈果不解,“我看其他电脑都用……”


“就算用也不是直接喝啊!电脑没有食道,往里倒液体的后果就是线路爆炸整个人碎成一片一片的,虽然我基本上防水,但是也没准儿哪个地方电线老化是不是?”


陈果镇定地转移话题,“你刚才怎么了?”


叶修道:“系统故障。”


陈果:“……”


叶修真诚脸:“没骗你,真的是系统故障。我好长时间没联过网,手生了。”


陈果不信,不过也没别的办法。


 


她看不到疯狂涌入叶修系统中的讯息都来自哪里,也看不到这些庞杂无比的资讯最后在面前这个普通的人造男性的身体里汇集成了一份怎样精确到可怕的履历。那个叫何雨的女孩的全部生平,从小到大可以被搜集到的所有爱好兴趣成功挫折失败朋友关系恋爱经历统统被整合成一个平凡无奇的文件夹。


虽然里面确实证明了她喜欢小李。


 


陈果对叶修的疑问太多了,到后来反倒形成了一种债多不愁的懒散状态,就算叶修因为找不到打火机在她面前用手指点烟她也只是骂一句注意安全而已。


不知不觉过了大半年,叶修还是刚被捡来时的那个德行,做什么都不紧不慢,志在必得的样子,只有几次联网时有些小失误。陈果小心翼翼帮他掩盖过去,心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大概是一个人过日子无聊,所以理所应当想要打发时间。


就像叶修说的,做人也是,做电脑也是,总得有点爱好才好。


 


陈果是个好老板,严寒酷暑等等非常天气都会给员工放假,有人来请假时也是大部分都愿意准假。放假等等非上班时间里,整座饭馆只剩她和叶修,两个人无聊至极,聊天吵架拌嘴,逐渐也被迫着熟悉了对方在自己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影响。


陈果开始不去想叶修到底有什么来历,叶修也开始不再拿自己的报废开玩笑。磨合来自一点一滴的时间累积,陈果觉得她总算有点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迷恋电脑,虽然她有时候还是想暴揍叶修一顿。


清明节是叶修陪她去扫的墓,那天下着小雨,叶修帮她打着伞,陈果蹲在小小的墓碑面前,告诉爸爸她给他找了一个可以一起抽烟的电脑。


雨滴落在伞上的声音宛如铃音,青草曼生,手里百合的香气让她鼻头酸涩,可陈果却还是笑了笑:“他装了过滤器,跟你在一块儿不用怕有双份污染。”


叶修在她身后蹲下来,“老爷子,别担心,老板娘这么强悍,肯定能开开心心过一辈子。”


陈果给他一脚,差点就哭了出来。


 


也并不是没有预料到叶修的衰弱。


情况是从叶修摔碎了一只盘子开始的——他在清明之前就放弃了炫技一般的端盘子技巧,老老实实地一手一只,但即便是这样,也没能阻止他晕眩之后手中盛着菜品的盘子滑落在地。


出奇清脆的一声锐响,叶修脸色有点苍白,转头望向陈果:“老板娘,我主动提出从工资里扣……”


“别胡扯,”陈果雷厉风行地找人打扫卫生,又吩咐厨房重新做一份同样的菜,拉着叶修和客人道了歉,她把叶修按在角落里坐下,“你变慢了,不要跟我说你没感觉到。”


叶修沉默了片刻。


“可能是积灰了,过两天你把我拆开除一下尘。”


陈果拍桌子:“我看你是脑子需要除尘!”


“老板娘,”叶修讪讪,“就算我只是台电脑你也不能对我人身攻击……”


“哪儿有你这样的电脑?!我开了这么多年店,见过的电脑多了去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会顶嘴的人工智能!贫嘴寡舌,只知道气我,我都怀疑你的智能系统跟别人的是不是一个型号!”


叶修移开了视线。


陈果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我靠我猜对了是不是?”


叶修无奈道:“我什么都没说——我可是有保密协定的。”


陈果绕着他端详了一周,“什么保密协定?我原来没买过人形电脑,但我知道电脑出现问题了要么去修,要么就扔!我上次去商店里给你买人造皮肤时顺便看了一下,从来没见过有和你类似型号的电脑,问了店员也根本没有接口在肚脐上的——你要是坏了,我上哪儿去修理你?”


她把一句话咽进肚子:


——我可不想扔了你!


 


既然她把他捡回来了,就绝对没考虑过再次扔掉的可能性。


 


叶修最终还是揉着陈果的头发让她放心,但是陈老板是个固执己见的新时代女性,决心在这个问题上对叶修死缠烂打。


可对一台除了充电以外无欲无求的电脑她还真没什么威胁的好办法,不给叶修充电,叶修就要变慢变钝,她自己更要心疼得半死。


总归是没有找到任何好方法。


叶修自从被她捡回饭馆,并没有显示过任何故障,好像胸口当时的破洞只是不小心刮掉了皮肤而已。只要充好电,他就能像个普通的人形电脑一样工作,有时候偷偷懒耍耍赖,还算在陈果可以容许的范围之内。


但那次打碎了盘子之后叶修变得越来越依赖充电和休息,从每月一次充电慢慢频繁到每周一次甚至每天一次,充电的时候他会像人类一样躺在饭馆顶层的小阁楼间里闭上眼睛,陈果偶尔去看他,完全感觉不到这个房间里有人居住的气息。


叶修不呼吸,整个房间就如同死寂。


陈果自上而下地俯视男人干净的面孔,仿佛能从那些人工配件中找到一丝一毫亲昵的特征。


 


就算给他减少工作量——同时也象征性地扣了点薪水——叶修也还是一天天地衰弱下去。


 


曾经来过饭馆的老太太过世了,她的孙子陈果认识,这一家人虽然分开住,但全都在陈果的饭馆里常来常往,陈果问他你奶奶最近没来吃早点啊,男人低下头,叹口气:“她前些日子没了。”


老人是清晨死的,突发心肌梗,当时家里没有一个人在场,只有那个老款型的人形电脑默默地按照平日的工作流程做好准备。她没有太高的智能,恐怕程序也没给她设定遇到主人过世这种突发情况该怎样处理。儿女晚上登门取上次忘带的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老人没了气息,早已经硬了。


而孙子买来当做七十大寿礼物的人形电脑,直到他们把尸体抬走时,还坐在床边喊奶奶起床,我们去吃早饭。


陈果问:“后来那台电脑怎么样了?”


“坏了,”男人说,“第二天的时候程序错乱,修理中心说太老旧,没办法修。我把她的芯片取出来,放在我奶奶的棺材里一起埋了。”


 


陈果坐在叶修床边,人形电脑一动不动,用一根电源线连接着自己和世界。


“今天我听说了一件事。”


“算了,还是不告诉你了,不然你又要说我八卦。”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我死得比较早的话,你可得经常来给我上个坟送个花什么的,我给你发了这么长时间工资,就这一个愿望,你必须得满足我,知道不?”


叶修半晌才睁开眼睛:


 


“老板娘你太不讲理了——如果是我先坏掉呢?”


 


在叶修坏掉之前,国家电脑系统“荣耀”迎来了一次全面崩溃。


据说崩溃是首先从几个小城市开始的,城市道路交通等等需要电脑系统操控的公共设施统统失去了秩序,交通事故一起接着一起,市政府的投诉电话永远占线,但政府大楼里的供电设施早就一团乱麻,宛如迪斯科一样闪烁个不停。


继而波及到全国。


曾在战时立下宏伟功勋的、被视为国家命脉的大型智能系统停止了运作。全国的电脑都与它相连,它是盛世的缔造者之一,但此时悄无声息地停下了脚步。


公共网络无法登陆,家庭内部的操作系统也大部分失去了功效。随时随地需要联网的人形电脑们变成了大型固体装饰。


他们动不了,不能说话,不能眨眼。始终维持在系统崩溃前最后一霎那的样子。


 


但是叶修行动如常。


——虽然他已经到了每天要用十二个小时来充电才能自如行动的程度。


 


陈果盯着他:“现在不要跟我说什么保密协定。”


叶修笑:“我也没想到是它早我一步崩溃。”见陈果狐疑地关上了房门,他哭笑不得道,“你关门也没用,待会儿我就得走了。”


“你干嘛去?我是你老板,你的卖身契——劳动合同还在我这儿压着呢!你敢走?”陈果凶神恶煞。


“我不去的话,系统就要一直瘫着了。”


 


“你到底是谁?”


 


“我是叶修,”叶修笑着说,“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叫我叶秋。”


 


曾经最伟大的军用人工智能电脑,立下了从未有过的赫赫战功,和他同时代的电脑没有任何一个名字可以掩盖他无与伦比的光华。后来他的系统和记忆芯片被移植进国家中心,成为为整个国家工作的荣誉存在。


——在被以“荣耀”这个型号名称冠名之前,这台电脑的ID是叶秋。


 


陈果看上去都快哭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被扔在垃圾堆里?都是国家系统了,怎么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穿不起?你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一直没人找你?”


叶修手指夹着烟,没法挠头,“老板娘你问题太多叫我回答哪一个好……”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问题好,”叶修点点头,“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啊。”


陈果瞪他。


 


“我只是一个记忆体,也就是当年打仗的时候留下来的性格和记忆的合集而已,我的智能系统本身已经和国家控制中心融为一体,虽然我也能使用国家资源,但早就没办法发挥原来的能力了。


“国家智能系统脱胎于最初的荣耀系统,我是荣耀系列第一台人形电脑,比后来那些同系列的家伙们那是不知道要强到哪儿去了——都是同一个型号的,哥就是强,没办法——好好好我不扯淡。总之战后我的系统上交给国家以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吧,我的机器本身开始衰退,有那么一批人觉得记忆体没用了,想要把我清除掉,我就自己跑出来了。


“其实记忆体也是荣耀系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没有我脑子里这一点东西,它顶多只是个高精尖的机器罢了,一个完美的智能,需要的并不只有冰冷的科技。我知道它会崩溃,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早。”


 


“所以我得去把缺的那一块补上。”叶修笑着看陈果,“这是我该做的,我必须要做。”


“你要怎么补?”陈果颤抖着问。


叶修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把那块记忆芯片插进去,让它完整。”


 


陈果低头坐着,感觉整个世界都停下来了,好像只有她还必须奔跑。


 


“对了,老板娘,我还得拜托你一件事儿,”叶修叼起抽了半截的烟,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赤裸的胸膛平坦白皙,他指了指胸口,“我这里有点东西,我走了以后就麻烦你帮我继续存着了。”


“什么?”


电脑笑着打开自己的胸腔,“几个老朋友。”


 


柔软的人造皮肤和钢铁的骨骼下面,电路板和电线纠缠的阴影中,整整齐齐地插着几百枚芯片。


叶修把它们一枚一枚地拔下来放在桌上。


“就是为了伺候这些老东西,我才运行得这么慢。”


 


芯片上用鲜艳的荧光点拼凑出了名字。


韩文清,魏琛,郭明宇,吴雪峰,季冷,李艺博,张佳乐,孙哲平,方士谦,邓复升,林敬言,张益玮,杨聪,方世镜,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苏沐橙,周泽楷,肖时钦,田森,楚云秀,张新杰,吴羽策,方锐,李迅,于锋,江波涛,许斌,刘小别,孙翔,唐昊,邹远,戴妍琦……


密密麻麻的卡片和讯息,密密麻麻的0和1的海洋。


这些全都是在十年前的战争中立下过宏伟功勋的人形智能电脑。每一个名字都是一段故事,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份不死不休的决绝,为了胜利,自由,和平,献出了并非虚假的生命和并非人造的感情。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型号。


荣耀。


 


“我希望他们能留得更久一些,”叶修低头注视着这些芯片,“我溜出来也是想带他们见见世面,祖国山河大好,他们也该感受一下世界上还有战争以外的东西。


“但是后来我觉得就在这儿落脚也不错,是不是,老板娘?”


 


 


 


后来小李问陈果叶哥怎么不见了,“是不是搞对象去了?叶哥人这么好,得有多少电脑妹子看上他啊……”


陈果给了他一个爆栗。


“净瞎扯,好好做你菜去。叶修回老家修理厂了,我让他把嘲讽值改低一点。”


 


小李摸摸头,似懂非懂地回了厨房。


 


饭馆里灯光骤然闪烁一下,好像一个猝不及防的笑容。


 


陈果悄悄扬起嘴角。


——他已经成为荣耀本身。






【END】

转载自:一个摸鱼的
   
评论
热度(558)
腦洞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