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貴自知

誰家粽葉不飄香(因為彼此深愛過小番外)

設定說明→

時間點接06之後。



「糯米、紅蔥頭、小蝦米....」蘇沐橙扳著指頭在算材料是否足夠,大門方向就傳來一連串簡直沒換過氣的門鈴長響。

「哎哎這樣按下去手指沒抽筋之前,門鈴就先壞了。」蘇沐秋急急忙忙趿拉著拖鞋去開門,劈頭就說,「按那麼急等吃藥啊!」

門外的黃少天也不是省油的燈:「走開走開這還不是怕來的晚了,好料都給你們兩個吃貨奪了嘛!」另一位吃貨正巧從陽台收攏了昨日作為住宿費刷洗好曬斑的粽葉:「這麼歪歪唧唧的果然是少天到了阿。」

「老葉你滾!!!」


跟黃少天一起來的還有張新傑、張佳樂跟方銳,韓文清因為先約好了要擔任H市龍舟比賽的攝影,必須慢些過來,周澤楷則是與擔任電視台的特別嘉賓時間對衝,只能在蘇沐橙允諾一定會幫他搶救一顆嚐嚐味道下遺憾的缺席了。

就在眾人一來二去的慣常拌嘴皮子中,蘇沐橙權作指揮便把混好的餡料跟米飯疊放在事先鋪好的報紙上,並搬來幾張掛著棉線的椅子,完成了包粽子大賽的前置作業。在示範如何把粽葉折成需要的形狀,並流暢地紮成了一個形狀飽滿的粽子後,大家便興致勃勃的以盡速達成吃飯目的大展手速。

「張新傑你不要那麼固執於擺放配料的順序啊!」

「瘦肉跟蛋要隔開來放,吃到的味道才會平均。」

「張佳樂同學看你饞得,餡料都跑哥褲子上來了。」

「妳妹!你才餓死鬼投胎,我分明看到你偷吃了一塊豬肉!」

「本少就是個人才,連包粽子都是分分鐘完成的藝術品~」黃少天正對於自己兼顧品質的產出自誇自讚,冷不防就聽得耳邊傳來一句:「少天包得確實不錯。」

當下嚇得他一個沒握牢,粽葉一開米粒洩得滿手都是,偏生來者又是他埋怨不得的對象,只能在手忙腳亂的搶救中憋出一句:「文州你來啦!」

喻文州搖搖手上帶來給大家共享的清涼飲料,微笑著說:「魏前輩順道捎我一程,就來湊湊熱鬧了。」魏琛則是覷了空隙,便湊到葉修身旁點評起他的粽子:「虛而不實,謂之虛胖。」

葉修菸癮發作正苦於雙手不得閒,便用腳板大力推他,「洗洗手過來戰個一綑才知高低!」。

魏琛虛應一聲,卻偷偷摸摸溜進廚房作勢要吃水果,引來眾聲撻伐:「下限呢!自己享受算什麼兄弟!」

「就是!」

「老魏,不包的人可沒得吃!」

於是魏琛只能故作深沉的一面退出廚房一面說:「唉你們這群小鬼怎就愛老夫包的粽子阿。」,惹得在廚房準備蒸籠的沐橙笑個不停。 


 水汽蒸騰之時,大家也七零八落的完成好幾綑粽子,便揀著放下去蒸了。蘇沐橙安置好便按下計時器,跑到客廳跟收拾完畢的大夥吃切好的水果盤打發等待時間。

韓文清被迎進門時看到的就是一副為搶奪沙發位置而引發大戰的戰爭圖,他撇頭閃開一顆誤襲的抱枕砲彈,卻苦於攝影器材笨重在光滑的地板上就是一個踉蹌,大家看他的臉色比鍋底還沉頓時鴉雀無聲,只有蘇沐秋忙迎上來先是安頓了他的器材包,再遞上一杯涼茶:「遠道而來先喝口茶吧。」這才和緩了韓文清內外逼攻的火氣。


計時器響起時拔腿占了試吃第一位的是張佳樂。

等蘇沐橙與其他人踏進廚房的時候,他連碗筷都備好了,拿著抹布等待一聲令下便預掀鍋蓋。看他眼巴巴的小樣誰也不想跟他爭這個名次,於是便等他迅速的剖開了粽身,勾人香氣愈發濃郁起來。

大家看著張佳樂吃得飛快,碗底朝天以後被燙得只能比出大拇指的糗樣,紛紛捧好碗準備採食,也不忘嘲笑他身先士卒卻壯烈犧牲舌頭的舉動。


酒足飯飽之後,大家挺著鼓脹的肚子或坐或臥的回到了客廳,黃少天最不得閒,稍停幾秒便覺得理應讓沒來得及參加的人感受一下第一手蒸出來的粽子美味度,得到零星回應之後便興沖沖撥電話給還在當班的周澤楷。

但在蘇沐橙的要求下,電話倒先讓給了她。

數聲鈴響後,電話彼端被接起。

「跟你宣布好消息與壞消息,好消息是我們粽包好了,壞消息是不能保證粽子是誰包的喔!」蘇沐橙巧笑倩兮,在電話中跟周澤楷說:「但來點賄賂就讓你指名。」

「......」周澤楷在電話另頭瞬間沉默。

一陣混亂中,電話輾轉換人接聽,「喂喂小周阿,你再不意思意思一點老夫就幫你包了啊?」

「不要。」周澤楷秒答。

「唉呦你這混小子不給老夫面子啊!你可知剛剛老夫的粽可是得要用手速搶得啊!」

「等...魏老大換我聽換我聽換我聽......喂喂周澤楷阿,我跟你講阿你就負責之後一星期的夜宵就好,也不為難你阿,讓你為劇組出份心力而已阿,不然就我們隨意包能否吃不保證。」

「幼稚。」周澤楷聽到電話遠邊出現的兩字評比,包粽現場似乎比起他想像中更混亂、熱鬧,不時的就會冒出其他人的聲音隔空喊話。

「欸欸欸老葉你走開...喂喂喂!!方銳你太過分了啊!!吃我的粽子!!還我!」聲音漸漸遠去變小,電話似乎又換了人聽。

「喂...小周阿。」電話那頭慵懶的聲音非常好認,「你想吃誰包的粽阿,他們不過是鬧你玩呢,你說個名就讓沐橙幫你留下。」

「不麻煩前輩。」周澤楷很知道分寸。

「不會。」葉修說道,「反正大家包得多,來這也是連絡增進感情,你就說吧,未來大家還得通力合作呢。還是你想吃哥包的粽啊?說不準一吃我們演的劇就得大獎。」

吃你包的粽我還怕蘇導生氣呢周澤楷心想,當下可真是左右為難。所幸他節目也還未完,工作人員正在邊上提醒開拍時間,匆匆又講了幾句就先掛了電話。

鬧過一陣大家幾乎耗盡了那些吃進肚裡粽子提供的熱量,幾個盤算再吃一頓的覬覦者倒是被蘇沐橙毫不客氣地打手:「剩下這些是明天要給沒來的工作人員吃的!」,只能訕訕罷手。

眼看這樣嬉鬧下去竟也時近黃昏,喻文州是第一個站起身來告辭的,順手便帶走了魏琛跟黃少天,張新傑和韓文清是約好了要趁隙討論一下新攝影集的構想而轉移陣地去了茶館,張佳樂接了電話說是家人有事來到附近,預備一起晚餐;方銳說了要把握剩下的好時光竟也不知何時退場了。

一時之間屋內寂靜得像是突然空曠,蘇沐秋拾掇著凌亂的拖鞋一路向前到沙發底下不知誰扔了一隻,抬頭就看見葉修不知何時歪在寬厚的沙發上睡著了,不再活靈活現的展示著表情的眉毛茸低,於是整張臉都跟著乖順起來。

蘇沐秋戳了戳對方的臉,確定對方沒有打算清醒的意思。輕輕嘆了口氣,無奈這傢伙就這時候看起來最無害,平時戰力滿點到處掀戰火的模樣還真讓人難想像跟現在是同一人。

蘇沐秋就近到自己的房間內撈了件薄被與枕頭又回到客廳內,輕輕把被子蓋到葉修身上後又幫他調了條枕頭的角度讓他睡起來舒服一點,過程動作輕柔如鴻毛輕拂而過,不再多發一點聲響,就怕把對方吵醒。

突然間聽得啪擦一聲快門輕響,蘇沐秋回頭正好對上自家妹子笑盈盈的臉,「等等這是有甚麼好拍的啊?」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阿。」蘇沐橙把手機藏在背後,一臉惡作劇得逞的樣子微笑著指著窗外說。

她只是先暫時代為保管一下自家哥哥沒意識到早已眾所皆知的秘密,把那俯身下去的眼神留下當作一切發端的證明。


-------
我從來沒想過會寫這麼長篇幅的番外,正文更不用說了,都倚靠小夥伴(這個人沒站像了

雖然大家粽子都吃完了還是要弱弱的說一聲粽子食用愉快!(躺平




 
   
评论(2)
热度(3)
腦洞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