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貴自知

龍抬頭

*軍事paro。
*葉神不出場一樣蘇……對不起也太影薄了他XDDDDD,心髒組外帶黃少出演。
*腦洞大蟲多請幫捉。劇情部分胡謅請勿輕信 。


這廂喻文州正捧起茶盞抿上一口,古董店的門便被敲響了,黃少天停下叨叨絮絮的例行報帳與手下擦拭玉器的保養工作,凝神頓了半刻說:「喻總,張副座來了,跟著肖局長一塊兒。」
左三長右一短響,分辨得出端得憑藉他家底素來評判古董真偽的好耳力。
喻文州在他去迎客時,橫過原木方桌為先備下的兩盞瓷杯續上熱茶。

平時大家南北奔波各得其所,昨日接獲底下人呈報軍備局高階幹部在鄰市開會,且警備總部副座自國外歸來的消息,喻文州便料得有今日一聚早在老地方候著了,只是沒想過等來的會是這消息。
「你的意思是——」喻文州臉色未改,肖時欽卻見他茶盤幾不可見的傾斜了一下。
「葉秋活著?!」旁邊聽著的黃少天直接喊出重點。

張新傑帶來的是一方紙條,被揉得破舊,紙上寫的龍抬頭三字墨色宛然卻是新添的,誰都知道張新傑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字跡鑒定師,而這當下他指著這片紙條說:「……字向右斜飛,雖然寫時倉促卻心神不亂,再加上這個慣見的葉片草繪,想來也無第二人會迫在眉睫還行此兒戲。」,肖時欽接著說,「是韓總長這趟去與孫翔少將會面,在行榻的旅館用餐時被遞與這紙條,巧的是當日我方攔截了一段莫名的通訊訊息,內文只標示了日期二月二日。」
「王杰希上將可有說什麼?」黃少天在一旁插嘴,今天空軍內部例行戰務會議,事必躬親的總司令自是抽不開身。
「他只神神秘秘說觀星象此屬熒惑守心,天下將亂。」
四人對視,俱是少見的猶疑不定,就連平時最跳脫的黃少天也是一臉欲說還休的難言之色。

最後喻文州只是緊了緊手中杯盞,將之平舉至眾人眼前:「或許如此大膽妄測有失分寸,不過,我仍信他能全身而退。」
黃少天喳呼跟進,肖時欽和張新傑雖不作聲,卻也舉杯與之相碰,在各自眼中尋到沉澱後相同的篤定。
那麼便且以茶代酒遙祝那人一杯。

即使過了這些年他們也未曾完全死心。
見證過往日戰場榮耀的人都在蟄伏著等待一線奇跡,一個軍部璀璨傳說的重啟。
而這次那位彎著嘴角漫不經心,卻比誰都站得更前線,承擔起外交失誤假冒間諜身份的年青前輩,透過這樣隱晦又鮮明的方式正宣告他的回歸期日,作為對他們長久等候的回應。

二月二,龍抬頭。




參考資料:
1.龍抬頭: http://zh.m.wikipedia.org/zh-tw/%E9%BE%8D%E6%8A%AC%E9%A0%AD
2.熒惑守心: http://web2.nmns.edu.tw/constellation/east/east02_03.php
3.軍階資料: http://zh.m.wikipedia.org/wiki/%E4%B8%AD%E8%8F%AF%E6%B0%91%E5%9C%8B%E5%9C%8B%E9%98%B2%E9%83%A8
4.筆跡鑒定: http://wapbaike.baidu.com/view/773940.htm?ada


我…我不知道只是為了龍抬頭與筆跡鑒定竟然可以長出這樣奇妙的東西orz
謝謝閱讀至此。


 
   
评论(2)
热度(6)
腦洞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