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貴自知

孫二翔的心路歷程

提醒:各種ooc不解釋,美好的是角色,壞掉的部份算我的。



孫翔非常介意葉修,非常非常非常介意。

他並不是一般意義上尊敬的前輩,對孫翔來說,只有輸贏才能證明能力,年資並不看在眼裡。
在他憑恃應證的生存道理運行下,有了獲得多少人眼紅著名為一葉之秋的帳號卡的機會。
但回頭想起來並不是興奮難耐的心情。
倒先憶起葉修的背影。
洗白的T恤,微駝的背脊上面是起伏的肩胛骨,頭向前稍稍傾斜著,室內燈光落在脖頸上有種慘白的色感。
他就這樣拖著步伐緩慢而確實的消融在突然向自己包圍過來的人群之中,不見蹤影。

再來是聲音。
孫翔一開始並沒有分心,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接過帳號卡時他以為自己聽見對方說話時細微顫抖的鼻音。
結果太認真去分辨,反而記不起當時說了什麼。
於是他心裡滿是不屑的嗤之以鼻,號稱鬥神一葉之秋的操作者,其實也跟一般哭鼻子的小鬼沒兩樣嘛。

更後來遇見的葉修卻仿佛挾帶改名的威勢,留給他數次挫敗,以及徒增嘲諷的表情。
孫翔先是接受不能而憤怒,到後來只覺得被迫吃了好幾卡車的黃連。
他只能暫時認命當個啞巴。
隨著時間流轉,從越雲到嘉世最後輪迴戰隊,孫翔輾轉在賽場碰上葉修幾次,卻再也沒見過他駝背的樣子。
每次都是懶散而決絕的姿態,仿佛賭注押下了就勢在必得的賭徒,他隱約感覺到對方眼神落點並不是自己眼前所見的戰場,反而是落在更遠的他方。
這種念頭升起時他就忍不住摩娑那張連接兩人相識的帳號卡,翻白眼咕噥著這座大神為何偏跟自己過不去,從沒想過這賽場對戰順序根本也由不得對方決定。

然後葉修冷不防的漂亮擊敗他跟輪迴,緊接著再次退役。
聽到消息的時候他差點沒把吸管插進鼻子,還為此被隊員們譏笑得他臉紅脖子粗。
最後還是副隊出來代表官方插話解圍:「雖然說無法再次對戰多少有些遺憾,大神退役對我們戰隊而言未嘗不是件好事。」
在大家一個勁的贊聲同意下,孫翔從生氣切換到茫然,再切換回生氣也不過幾分鐘時間。
因為葉修的離開而生氣,對於自己為何生氣感覺茫然,再然後,他突然就像打通任督二脈一樣清晰的了解到,自己一直追逐對方的背影,其實就是為了那天他來不及好好看他的表情。
如果那時挽留住葉修,是不是他就有與之面對面平視著好好說話的開始,而不是像其他普羅大眾一樣,只能看到他一視同仁的表情或者追逐背影。
他曾經有機會這麼做,卻自己毫不在意的放過了。
對於突然抱頭嚎叫起來的孫翔,輪迴隊長默默的再推過去一罐六個核桃表示體恤 。

這(自以為)深刻的糾結都在國家隊聚集在一起的會議室門被推開的時候被終止。
孫翔隨眾人走出門後還有點暈暈呼呼的,好像同時被嚴重的惡作劇以及告知中了頭獎,一半的他咬牙切齒,另一半的他蹦跳歡慶。
在周澤楷擔心的目光中他不得不捏自己臉幾下止住自己可能很怪異的表情。
葉修走出來的時候碰巧看見這副光景,忍不住就笑,接著想說的話卻被孫翔突然握住他手的動作給生生噎回去。
面前的後輩逆著光,睜大原本就不小的眼睛,正在很認真又假裝沒那麼在意他回答的要求:「我們談談。」
葉修突然就想起舊時兩人交接一樣的把過往的榮耀與希冀囑託給他的情景,這是兩人第二次站得這麼近。
「你難道想私底下賄賂領隊不成?就算這樣我還是會好好收下你的心意,然後大公無私的處置你。」

至於葉修未曾想過這份所謂心意如此不同於常,導致他帶著冠軍獎杯回國時,買一送一似的捎了一個男朋友回家,都是後話了。

 
   
评论(8)
热度(22)
腦洞集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