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貴自知

什麼鍋配什麼蓋

 @冒泡金魚  @無敵最嘲諷 ,沒有你們沒有這篇。我挑戰老臉厚度啊啊啊啊啊啊。
*微微肉湯注意 
*練手感來源
抽到的是“ 葉修穿浴衣被領帶捆在廁所,玩不起來還是要搞┗(6▿6)┛”



有時想想方銳都要自己佩服自己的定性。

不只是決定攤上史上風險最高的隊伍不說,全聯盟英雄都想組團刷上一回的真人版boss可就近在眼前,自己都得不時提醒自己必須端正態度,才免得場上習慣性的就揚手攻擊這位過去的對手現在的隊友。

雖然這並不影響私底下自己對他明裡暗裡的脣舌交鋒,儘管最後多還是自己敗下陣來,或許正因此他才更對眼前珍稀景象移不開眼。

生生一件酒醉後綁在廁所拍張葉神傳世丟臉照的重責大任交在方銳大大的手裡,莫名奇妙就增加猥瑣的成色,他看著酒後醒來掙幾下脫不開領帶束縛的葉修,散開的浴衣衣襟遮不住脖頸到肩頭大片柔嫩膚色,在瓷白燈光的照映下這人抬起醉紅的臉與自己對望,盈滿水光卻筆直的目光莫名帶了嬴弱的味道。

然後不知自己簡直就是把嘲諷轉成撩撥的這位還在說:「點心大大,敢不敢來一發?」

本來還在糾結自己徒生色心的方銳得了邀請哪還能忍,這便嗷一聲歡快撲上去就是熱辣得吻了好幾口,把葉修弄得只能低喘出軟濡鼻音,身體力行的回答了點心不是只有被吃的命運。

………………................…我是作者無能描寫敬請腦補的分隔線…………….......………

葉修伸手胡亂的擼了一把還貼在自己身上左親一下右摸一下的大頭:「……起來,我的腰要斷了。」

剛才兩人情動至極只顧得上鎖門就沒天沒地的纏在一起,於是衣服也不知散到哪裡,門板牆壁到處都是令人臉紅心跳的痕跡。

「葉修。」這廂大概是標示地盤滿意了才抬起頭來,睜著他真誠的大眼吐出的話卻讓葉修下意識想點根事後菸示威,「你這是第一次吧?」

「……」正想開口對方卻急吼吼的按住自己嘴唇,用一種少見的不穩語調說:「點頭就可以了。」

葉修啼笑皆非,都是成年男人了問這問題簡直矯情,下一步難道還要上演什麼我會負責的橋段嗎。然後就聽得方銳正經八百的說:「不怕你笑話,我也是第一次,不覺得我們身體上如此契合就該試試發展健康愉快且長久的關係嗎?」

「方銳大大不覺得吊死在一棵樹上有點可惜?(註)」葉修這下真的開始摸衣服口袋裡的菸了,這傢伙看來有戲,必須配合著點根菸看戲。

然後被忽略的傢伙湊過來就是個不滿被忽視的濕吻,結束了還句號也似得啄一下唇角:「好處也是有的,像你嘴巴閑的時候就有菸以外的第二選擇。」

「如此猥瑣的告白真是絕無僅有舉世無雙啊。」

「不過是什麼鍋配什麼蓋嘛。不要介意,能夠搭配你的,就只有真誠的我了。」

嘴巴上說得流暢無比,可是手抓得死緊是怎麼回事啊這位,葉修懶懶得動了動,看著對方因自己的動作目光閃爍緊張萬分,突然就覺得再折騰下去日後苦得會是自己。

有帳也得日後慢慢算,順便計入利息,他心情愉快得想。

「准了。」

--

註:解釋見此

   
评论(6)
热度(34)
腦洞集散地。